呃i堙

Winter is coming——

呵 自由丑恶的嘴脸 

唠一唠江澄、蓝湛、魏婴这三种人

花痴夏若爱美人:

*纯属个人看法,意见不同请理智讨论,骂人的删评




------




我先举个例子,应该能让大家更理解我的意思——




就那个:“你妈和你女朋友都掉水里,你救谁”的灵魂拷问。在我看来,这三人的场合大概会是这样的




【江澄】:救妈,女朋友要是不幸死了,他会赡养人家父母的




【蓝湛】:救妈,然后和女朋友同生共死




【魏婴】:都救,然后快死的时候被妈和女朋友扔上岸,一个也没救到,只有他自己活着




------




若按一个玩笑的标准来衡量的话,蓝湛应该是标准答案,情商满分,听上去好像孝义两全,浪漫得不行。但从最实际的方向考虑,江澄才是最正确的。




至于魏婴……一言难尽




个人认为,这三人本质的不同,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别。




江澄最务实,他很清楚自己最应该维护的是什么,有什么是他无能为力的,又有什么代价是他支付不起的,还有哪里更需要他。也许这样的人不够浪漫,不够有趣,甚至有时你会觉得他冷漠,但他既负责又稳妥,还有很明确的底线。




蓝湛和魏婴都是理想化的人。




但是蓝湛和魏婴又不一样,他是被姑苏蓝氏几千条家规教化出的典范,什么礼义廉耻,道理他全懂。他明白什么事做了会有什么后果,什么事他有立场插手,什么事他没资格置喙。




玄武洞里,蓝湛和金子轩护着绵绵,却没有故意激怒温晁,如果没有后来的事,最可能的发展,就是这两人一起代替绵绵被吊起来吸引妖兽,这应该是既能救下小姑娘,又不至于连累家族的结果吧




自从蓝湛劝说魏婴鬼道有损心性,想带人回云深,被江澄回怼之后,他也是彻底意识到,他们不再是一起同窗的学子了,关系随着长大而越发复杂,现在的他们分属于两个世家




从此以后蓝湛再没提过这个事,也没劝过魏婴了,射日战后,魏婴再做出任何事,他既没有站出来表示支持,也没有提供帮助,江澄与魏婴“决裂”他没有过表示,他只是去看了看魏婴,看人过得怎么样,好不好,然后在魏婴快死的时候跟了上去,想至少救得这人的性命




蓝湛不会累及家族,他打伤三十三位前辈,一来肯定是保护魏婴,二来还有可能是想与蓝家一刀两断,只要长老们气极,蓝曦臣和蓝启仁不得不放弃他,将来若有人要用他为难蓝家,兄长只要把此事一说,便可得众人理解




但是蓝家养育他二十年,是让他和魏婴一起死的么?




为什么打蓝湛三十三戒鞭?戒鞭之刑有多重,三十三鞭下去,人怕就要被生生打死了吧。个人认为蓝曦臣和蓝启仁应该不是看不懂蓝湛什么心思,血洗不夜天之后,魏婴必定要为此偿命,而他们不能让蓝湛还有力气爬起来去一起送死,最好是就这么把人摁在云深




第二世蓝湛为什么能挡在江澄和魏婴中间,就是在魏婴拔出随便之前,没人能证明得了,莫玄羽就是魏婴,往里了讲,蓝湛当然知道自己没立场,但明面上就是江澄不占理,于是蓝湛利用了这个漏洞




这些就是蓝湛任性的地方




再说魏婴,魏婴真的是,出发点都是好的,但办事完全不过脑子,单凭意气,而且行动上看似是为了别人,其实主要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气,痛快完了,才开始弥补后果




真是换个聪明的,绝不会搞成魏婴这样




就说救温家人这个事,最稳妥的做法是找蓝湛,从蓝家入手,先一起说服蓝曦臣。姑苏蓝氏有多大影响力呢,整个修仙界,但凡数得上名的,十有八九都曾在云深受过蓝家的教诲,蓝家人说话是很有面子的。更何况有三尊的情分在,这事绝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




可魏婴怎么做的呢,他直接就杀过去了




一点亏都不吃,有气一定非撒出去不可,总是容易热血上头,睚眦必报,太理想化,心里却没数。这种人呢,很温暖,鲜活浪漫,但特别不靠谱。



人生

我才16岁 不知怎么 突然意识到时间的流逝 并非是应试教育的作文中感叹时间飞逝 而是自心中萌生的恐惧 我会长大 我会失去靠山 家人会离开 自我出生以来很多一直在包裹我 温暖我 保护我的东西渐渐消失 当我真正成人时 它们会消失的一点不剩 仿佛曾经的存在也是假的 适时 我会变老 我现在用来打岔的中年危机 会出现在我身上 一切都是那么普通 自然而然 但我需要很大的勇气去接受 但是我觉得我永远都不会准备好 正如我短暂的人生经历一般 永远都在追赶别人 我在做的永远都是竭力抓住优秀的尾巴 我什么也准备不了 好似遇见了 我一直都要追赶的余生......

墨臭铜香

茯苓百草汤:

忘羡粉墨香粉就不要看了


上至古时,下至今朝,世人皆崇以书卷之香气掩银元之腐臭。今有一女,名唤墨香铜臭,此女与其名反。专司铜香墨臭之事,得诸人仰。其仰者,专司谩骂侮辱之事,辱天下文者,称一家之大。引诸人恨,愤而骂之。其仰者辱人祖嗣十代而不止,引人愤,著文以骂之。墨香铜臭其人,满身腐臭,坐数钱财乐之。嗟乎!此人此仰者何时灭乎?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德古林那: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今年我高一。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包括我。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我呸。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其余的人,要么体格瘦弱,要么性格怯懦,要么没有后台撑腰。


而她呢,家长疼爱,要什么有什么。


老师?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嘛。


更多更多的,遭受欺凌与刁难的同学们,还在一片黑暗中孤立无援。


在这里,我不是想单纯地讲个故事卖卖惨,让导师转身。我知道,比我更惨的孩子,还有好多好多。


救救孩子。


如果见到校园暴力,请尽量拔刀相助。


至少,不要承载着种种顾虑,成为一个冷漠的中国人。


有一份光,发一份热。


【拒绝校园暴力,从你我做起。】
最后,请务必点点小蓝手,用不着喜欢这几个破字儿。
或许,您的举手之劳,可以唤醒一个孩子的心。

圈内大佬道友有没有整理好的忘羡的完结同人文档 文笔文风接近墨香铜臭亲妈的嘛 有的话分享下链接可以吗 谢谢啦 (窝最近文荒w)